<address id="xpzpd"><form id="xpzpd"></form></address>
<address id="xpzpd"></address>

<noframes id="xpzpd">

    <listing id="xpzpd"></listing>

    <address id="xpzpd"><listing id="xpzpd"><nobr id="xpzpd"></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xpzpd"><nobr id="xpzpd"><meter id="xpzpd"></meter></nobr></form>

      東華故事

      當前位置:首頁  檔案編研  東華故事
       
      口述:明知高速紡絲難 偏向紡絲高速行
      發布時間: 2018-09-27    瀏覽次數:

                                               口述人:魏大昌
                                               采訪整理:沈潔  崔敏華  張燕
                                               采訪時間:2010年11月22日
      采訪前記:
          “高速紡絲”,上世紀80至90年代化纖工業長絲領域的一項最新科學技術,國家“六五”“七五”“八五”科技攻關項目。該項目針對國家重大戰略需求,集結機、電、氣及工藝等眾多專家學者,自主研發化纖長絲生產所需的軟件和硬件,并面向經濟社會,服務和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對我國化纖工業大發展起到了一定的推動作用。該項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上海市首屆科技博覽會金獎等諸多榮譽。
          魏大昌,學校教授,1933年生,浙江諸暨人,我國化纖機械領域專家?!案咚偌徑z”“六五”、“七五”科技攻關項目主要項目負責人之一,積極參與并見證了我國化纖紡織行業的發展與興起。1986年獲國務院授予的“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稱號,1991年起享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
          上世紀70年代,我國處在短缺經濟時代,生活必需品極度匱乏,大都實行定量供應,像糧、布、肉、糖都得憑票購買。每人每年的布票不足以做一身衣服,只能全家人調劑著用,過著“縫縫補補又一年”的艱難生活。七億人口的國家,光靠棉花等天然纖維無法解決穿衣問題,而且又不能顧穿不顧吃,棉糧會爭地啊,所以大力發展化學纖維是唯一的出路。當時,世界上一些工業發達國家的化纖工業已有了很大發展,化學纖維在纖維總產量中已占很大的比重。國內也開始引進國外的設備,但紡絲速度仍很低。正是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們踏上了探索滌綸長絲高速紡絲新技術的漫長之路。

      一、牽住攻關“牛鼻子”
          1971年,第七屆國際紡織機械展覽會(ITMA)在巴黎舉行。紡織工業部派了一個小型代表團去參觀考察?;貒?,部分代表團成員到上海來做考察報告,其中有一位在講到化纖設備展品時,提到有一個廠家展出了一種高速卷繞頭,速度可以開到每分鐘4000米,但是噪音非常大,兩個人站在機器旁邊是聽不到對方講話的,所以還不能用于工業生產。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我聽了,很是驚喜。因為紡絲這個工序在整個生產線上處于承前啟后的關鍵位置,如果這個環節能有所改進,將會帶動整個生產線的重大變革,進而促進整個化纖產業的發展。
          1972年初我就帶著這顆火花,去游說拉人做實驗。找誰呢?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上海第九化纖廠,因為他們是個老廠。我找到技術科,接待的同志很積極,可惜的是他們沒有機械制造能力,要想把東西做出來,必須借力上海第二紡機廠,于是,加上我們學校就組成了個三結合科研小組。最初工作從收集資料、調查研究,論證可行性開始,因為有種說法:紡絲速度提高后可能帶來絲的質量問題。于是,我們就請教化纖工藝方面的專家,也特地請學校的錢寶鈞老院長從紡絲原理來論證可行性。他也是沒有做過這個事情,但他說:憑個人判斷,可能性是有的。所以我們就大膽往前走。前后大概堅持了5個多月,后來因為經費和人員的問題,工作中止了。但這段時間工作還是有收獲的,最起碼說明了一個問題:高速紡絲是個方向,這條路走得通!
          一轉眼到了1974年,當時和國外技術交流很少,但也不是說一點也沒有。在上海每年舉辦一次的與國外廠商技術交流的活動中,一家德國企業介紹的技術正好是高速卷繞頭。通過交流使我有了一個具體和清晰的印象:紡絲速度4000米/分實際上就是卷繞頭的筒子表面線速度要達到4000米/分(每秒近70米),而為了把長絲繞得整齊有序,來回引導長絲的導絲器每分鐘要折返跑2000次(相當于在12厘米區間里以頭號短跑名將的速度來回跑),其難度可想而知。簡單一點的說,要實現高速紡絲,最為關鍵的就是要攻下高速卷繞頭。卷繞頭就是攻關的牛鼻子。
          找到牛鼻子,就明確了主攻方向。1975年初,找到上海合成纖維所,他們有錢,當年9月,和他們合作研制的第一個卷繞頭的雛形樣機出來了??墒且辉囓?,線速度開到每分鐘2800米以后再也無法開上去了。因為機器開始出現劇烈的振動,而且越震越厲害,兩個人使勁按都按不住。每分鐘3000米的目標沒有實現,但大家還是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上海市紡織工業局也覺得有戲可唱,開始把這個項目列為局的重點項目。到了1977年初,學校自行研制的卷繞頭出來了,空車運轉的速度能夠達到每分鐘3200米,可以說已上升到每分鐘4000米這個層次了,具有了高速紡絲的可能性。但是在這個機器上的許多專用零部件,只是一些用土辦法做的代用品,不能真正用于工業生產,象什么溝槽凸輪呀,往復導絲器呀,紙質筒管呀,等等,等等,要什么沒什么,這些還都需要一個一個花功夫去解決。
      二、三當“國家登山隊”
          1978年,國家開始向經濟建設方向轉移。紡織工業部科技司的人員來??吹竭@個項目,認為可以列為部重點科研項目。紡織工業部機械局的人看了也說現在才真正知道高速紡絲是個什么樣的東西,因為展覽會上的展品都是不動的,而我們81年的小試樣機真正能夠讓人在運轉狀態下零距離接觸。
          1981-1983年,高速紡絲項目從紡織部重點項目列為國家科委國家重點項目。1983-1985年,又列為國家計委、經委、科委、財政部“三委一部”牽頭的“六五”國家科技攻關項目。項目全稱是“滌綸長絲高速紡絲機及其紡絲工藝的研究”。那時提做國家的“登山隊”,向科學技術高峰進軍。攻關過程中,當時的紡織部部長吳文英、國家計委副主任顧秀蓮,包括胡耀邦的夫人李昭等等都曾來過現場,聽取項目進展情況,察看試驗實物。
          1985年底,我們按時完成了攻關任務。東西做好了,按規定是要考核驗收的。驗收分兩部分:先要3班連續運轉3個月進行單位驗收,每班都要有記錄,記錄絲的質量怎么樣,制成率有多高,有沒有出現故障。在這個基礎上,紡織部再委派考核組進駐現場,進行連續72小時的考核。因為化纖生產是不能間斷的,一停熔體結起來就不得了了。連續的3個月和3天對我們的技術過不過關是一個考驗,也是一場煎熬,一定得挺過去。那時我們沒有白天黑夜,成天在紡絲現場,白天吃飯時間根本沒有,只能到食堂買幾個饅頭來啃啃;晚上困了,也就在車間邊的廢絲上閉閉眼。
          考核通過后,1986年10月,紡織部召開全國紡織工業第二次科技進步工作會議,會上表彰52個項目,我們是第一個。1987年,我們獲得了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全國被評為科技進步二等獎。那時候二等獎挺稀奇,得了獎,大家都很興奮。在得獎之前,我還參加了在人民大會堂召開的科技大會,那真是激動人心,國家領導人都出席了。大會當時提出科學技術要轉化為生產力,要進入經濟建設主戰場。會上,我們獲得了由國家計委、國家經委、國家科委和財政部頒發的表彰獎。
          1986-1991年上半年,我們又承擔了“七五”國家科技攻關項目“6000米/分滌綸超高速紡絲工藝與設備”,這時候,紡絲速度要從每分鐘4000米提升到6000米,技術難度進一步加大,要求我們向更高的目標攀登。當時我們的口號是“仿創結合,以創為主”,很多關鍵部件都是自行設計、研發的,技術上屬國內首創,達到國際上80年代末的水平。1991年的3月,通過“七五”攻關鑒定,同時,也獲得上海市首屆科技博覽會金獎,項目組也被紡織工業部評為科技攻關先進集體。
          1991-1995年進一步承擔“八五”國家科技攻關項目“緊湊型滌綸細旦紡絲工藝與設備”。這時攻關重點有了轉移,不再強調速度,強調細旦絲,強調差別化纖維。經過“六五”“七五”的攻關,紡織部對我們提出了新的要求,希望我們再接再厲,繼續努力當好“登山隊”。1995年8月,這個項目在江西滌綸廠試車成功。
      三、齊心協力大會戰
          一個重大的工程項目依靠一個人或同一專業方面的幾個人是做不了的,高速紡絲項目也是這樣。就說機械和電氣,以前一臺機器配上一個馬達就可以了,現在機和電分不開了,電氣控制設備都鉆到你機器的肚皮里面去了。在高速紡絲科研中,主要的力量是來自各個相關專業的教師。他們邊干邊學,邊學邊干,硬是把一個一個的技術難題攻了下來。那時候叫多學科、多兵種的協同作戰,現在時髦說法叫團隊。高速紡絲之所以能取得一定的成績,就是因為課題組里有搞機械的,有搞電氣的,有搞氣動的,有搞工藝的,后來在成果推廣時更發展到有搞暖通的,有搞基建的,在當時,稱為“三系一所一工場”的大協作,就是機械系、自動化系、化纖系、化纖研究所和機械工場,其實還不止這幾個部門,紡機實驗室、機械制造實驗室、化纖工場也出了不少的力,正是由于人員配套、兵種齊全,依靠大家的聰明才智,才能形成合力,才能把優勢充分發揮出來,最多時動員的人數至少有七八十之多。我們還動用了學生的力量。那時候,大學工科應屆畢業生的畢業設計,提倡聯系生產實際和科研項目,“真刀真槍”地干。高速紡絲第一個卷繞頭的雛形樣機就是畢業設計的產物。研究生的研究方向,基本上就是導師研究課題的某一個部分。把高速紡絲設備作為研究方向的研究生,經過我這里的就有七八個。
          當然,學校畢竟是一個教育單位,它不可能有實力雄厚的加工制造能力,又采購不到現成的,只能請校外相關的工廠來專門試制,有時候工廠也有他們的難處,替你做幾個零部件,可能要把原來的生產線停下來,影響工廠的正常生產。我們就這樣,求了東家求西家,一家一家去求援,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說服這些廠的廠領導和我們一起來攻關。粗略算算,不同類型的工廠可能不下二十家,散布在幾個省市。舉例來說,上海紡織機電廠為此成立了專門的外轉子電機攻關小組,象山氣動元件廠特地派來有經驗的技術人員和我們一起完成3個月的連續運轉考核??傊?,沒有一個良好的校外協作關系網絡,廠校合作,協同攻關,要想完成攻關任務是不可能的。
          協作單位是這樣,校內也是這樣,領導有力,項目就有保障。1975年底,高速紡絲在學校里立項以后,很快引起了黨委書記夏明芳的重視,他不管工作多忙,基本上每個星期深入到項目現場來了解進展情況,問長問短,督促鼓勵,甚至親自協助聯系機械加工單位,照他的說法是,我把魚養得肥肥的歡迎國家來釣,正是由于他的支持,攻關人員雖然遇到重重困難,但心里是勁道足足的,一門心思去努力拼搏。還有當時的副校長蔣永椿,分管科研的副校長沈煥明以及后來的副校長朱介民等等,對這個項目抓得都很緊。那時基本上每個周末晚上都要開一個碰頭會,專門討論高速紡絲的問題。還有紡織工業部科技司是項目主管單位,對我們同樣關懷備至,大力支持,一再希望我們能取得更大的成績,為化纖工業的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這對我們既是鼓勵,又是鞭策。事實證明,只要組織得力,我們學校有條件有能力承擔重大的科技攻關項目,達到預期的目標。
      四、二上經濟主戰場
          1979年我隨紡織工業部代表團去德國參觀考察國際紡織機械展覽會。那時剛剛改革開放,出國還蠻稀奇的。通過參觀我了解到國外滌綸長絲發展極快,長絲所占比重急速增加,國內卻一味地在花大力氣發展短纖維。我把這個情況反映給紡織部領導,紡織部機械局負責人認為我們現在要雪中送炭,解決10億人的穿衣問題,不考慮錦上添花。到了1980年,北京順義一個廠在國內第一個引進高速紡絲設備。接著廣東省長絲廠遍地開花,效益好的不得了,賺的盆滿缽滿,說明長絲需求有多大。這一波我們沒趕上。
          1984到1986年的時候,我們正好通過了鑒定,技術已比較成熟,碰上社會有迫切需求,第一家是無錫化纖總廠來談如何合作,接著張家港、紹興、江陰先后找上門來了。這是我們第一次走上經濟建設主戰場。開始的時候,對這樣成套技術軟硬件推向市場無例可循,破天荒地第一次吃“螃蟹”,大家心里多少有些緊張,萬一籌建過程中出現意想不到的問題,損失可就大了,怎么對得起“江東父老”。謝天謝地的是在細心籌劃下,四個廠接連提前順利開車,贏得了生產單位的好評。1986年10月,上海市高教局在交大禮堂召開了上海市高??萍挤战涷灲涣鲿?,我們在會上作了經驗交流,我們學校被評為科技服務先進集體,也正是由于有了這一次成功的成果轉讓,才具備獲得科技進步獎的必要條件。因為當時報獎要求中有一條,就是項目有沒有推廣,有沒有轉化成生產力。我們一路報上去,先后獲得了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全國科技進步二等獎。這一波我們趕上了,但還不是做的很大,終究是小機器,只有幾千噸的年產量。
          1989到1994年,國內又出現一次滌綸長絲生產發展的新高潮,高速紡絲設備供不應求。當時上海二紡機是國內唯一一家供應大生產用的高速紡絲設備的廠家,雖然價格十分昂貴,照樣緊俏到三年以后的貨都沒有了。最先是無錫馬山一家化纖廠幾次找到學校來。我們把這個任務接了下來,第二次走上經濟建設主戰場。用什么樣的機型來推廣,經過好一番理論之后,終于決定推廣符合大生產要求的新機型。無錫馬山是頭一家,接下來,無錫東埄、紹興、上虞、上海金山、滸關、南海、順德一家接一家都來了,至少有8家??紤]到技術上比較先進,綜合配套要求高,投資費用大,我們總結第一次技術轉讓的經驗,決定采用技術總集成或總承包的方式,一包到底,包括工藝設計,土建設計,公用工程,紡絲設備的供應、安裝、調試、試運轉,人員培訓等一系列工作,當時稱之為“交鑰匙工程”。一套生產線售價達1200萬元,相比而言還算是便宜的。這一次的推廣比第一次做得大多了,時間經歷也比較長,搞得有聲有色、熱火朝天,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當時我們寫報告時就說紡織行業特別是化纖行業里面,高速紡絲有可能是趕超世界水平比較有基礎的突破口。這些廠中有的后來發展成規模很大的廠。我們開花,他們結果。那時做都有點來不及,基本上都在外面跑。這期間,我們還救活過一個廠。當時這家軍工廠軍轉民,沒有東西轉,等飯吃。承擔我們這個項目不出三年,廠區從江西的山溝溝里搬遷到了中型城市臨川,廠長成了省勞動模范,廠子成了明星企業,當時的省委書記吳官正曾多次去視察過,對他們的成功轉產給予充分肯定,贊賞有加。
          那時總的產值有七八千萬元,學校說好啊,著手進行科研體制改革,提出不花學校一分錢,不占學校的編制等等。在學校里影響很大,大家也很羨慕,推廣開始有了分成,起初是一兩百塊,后來幾千塊上萬塊。參加推廣工作的人員都欣喜地看到付出的勞動取得了不小的回報。卻忽視了做好技術儲備的工作,體制改革也沒有進行到底。當時成立一個工程組,后來叫工程中心,再后來叫公司,搞都搞過。當然發展到后面衰落了,惟一出路到材料學院。后面還有個第三波,被別人抓到了,我們心里滋味很難受。
          再說說,通過高速紡絲項目的研究,對教學也有促進。首先就是為相關的專業課程教學增添了生動鮮活的新素材。舉例來說:機械方面,1984年出版的《化纖機械設計原理》教材中已經編入了一些高速紡絲設備的相關內容,后來又把更多的內容充入到為研究生開設的《新型化纖機械》課程之中;電氣方面,不僅有熔體壓力控制、溫度控制,特種電機設計,更有實時變頻調速系統等嶄新的教學內容;化纖工藝方面,原來的合成纖維工藝學課程中津津樂道的都是低速紡絲的內容,沒有解釋清楚提高紡絲速度給長絲帶來的是什么樣的結果,現在可以有理有據地細說高速紡絲過程中長絲形成的機理以及對長絲產生什么好處的了。另外,對于講課的老師來說,沒有參加高速紡絲科研之前,講授相關的內容,只能把教科書上的內容照本宣科搬到課堂上,干巴巴的,唯恐有什么地方講解得不對頭,參加高速紡絲科研之后,再去講授同樣的內容,由于自己有了親身經歷,說起話來那就大不一樣了,自然是底氣十足,滔滔不絕的了。
          高速紡絲項目在我校歷經近20年,創造了許多個第一:第一個承擔國家重大科技攻關項目,第一個開展校內外大協作,第一個發起總集成總承包的“交鑰匙工程”,第一個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叵肫饋?,依然令人心潮起伏,激情滿懷。就我個人來說,先后長達22年,把自己精力最旺盛的歲月奉獻給了高速紡絲的研究之中。如果有什么遺憾的話,那就是八十年代國家下達籌建長絲實驗基地這個重大任務,由于一些人為的原因,雖竭盡全力去爭取這件事,最后沒有能夠做起來。如果說有什么體會的話,體會最深的是,科研項目要得到一定的成果,必須有一股執著的精神。剛開始時,卷繞頭的速度上不去,怎么辦?周圍有一些議論,對項目前景不看好,怎么辦?每次鑒定,要不停地連續運轉三個月,如果出了故障怎么辦?評職稱,沒有時間寫文章怎么辦?日子真的是不好過,可又沒有退路可走,只能往前闖??礈柿说捻椖恳删偷米鲩L期艱苦的準備,沉得住氣。當時組里有個說法叫做“八年抗戰,終成正果”。為了這個項目,我兩次出國做訪問學者機會都放棄掉了。如果沒有一點犧牲精神早就打退堂鼓了。腦子里就是有一種想法:這是國家攻關任務,是一項神圣的使命,只有竭盡全力去做,不能有絲毫的懈怠,要為國家的“四化建設”出力,為紡織工業的發展出力,為學校多爭一份光。

      20世紀80年代魏大昌老師正在觀察紡絲機的運轉情況


       
       
      漂亮人妻被中出中文字幕,色吊丝永久性观看网站,欧美人与动性行为视频,成在线人午夜剧场免费